廈門旅遊 包車旅遊
麗星郵輪寶瓶星號

最新消息 首頁 最新消息
 
女神騎行穿越羌塘無人區 借宿食羊肉遺失小裝備
2019.10.19

文章来源:由「百度新聞」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http://sports.sohu.com/20160120/n435144773.shtml"

  美騎小編:在牧民昂才家溫暖的土坯房美美地睡了一晚之后,隊伍迎著風雪繼續踏上騎行羌塘的旅程。一路上風景依然壯麗,路況依舊惡劣,還途經散落著森森白骨的山環,最后竟又偶遇另一家游牧民吃上了美味的羊肉。然而,這卻也讓隊伍丟失了一些隨行的小裝備......  2015年4月23日,風雪轉晴栓繩結隊東溫河探冰  進羌塘最香甜醇美的一覺醒來,渾身舒坦得又賴了半天才起床。主人準備了糌粑和羊肉湯泡飯,口腹之欲得到極大滿足,但放插座邊的充電寶、開朗隊旗和一雙高腰水鞋卻蹊蹺地丟失了很是郁悶,請昂才的弟弟騎摩托車帶我回頭尋找未果。翻看照片顯示水鞋確實夾在后馱包上從未脫落過,有心繼續尋找可是看到女主人已經十分不待見的臉色,趕緊收拾行李閃人吧。    風雪中開拔  11點半依舊在漫天飛雪的老節目中開拔,無限留戀地回望著裊裊炊煙中溫暖的牧屋,好想好想一路都能遇上牧民啊!夢醒時分一下坡中東溫河便擋住了去路,朦朦迷霧中大多被冰雪覆蓋的河道一眼望不到頭,不由得讓人倒吸一口涼氣。沿著河邊往前走了挺遠,確信沒有更為合適的過河點后最終還是決定淌水過河。    “秘密武器”丟失,只能光腳過河  僅剩下一雙水鞋無法傳遞十分不便,我只得推兩輛車過河后再背墨顏通過,狐貍和四海換涉溪鞋直接從幾十米寬深過膝蓋的冰水中涉過,穿著水鞋尚且冰寒刺骨,何況光著腳丫子啊,看得我簡直心口發涼。轉晴后燦爛的陽光下冰雪融化上漲得非常快,眼見著河水一波波漫過來,河道越來越寬,不多會兒原先冰雪覆蓋的河面就完全被流水淹沒融化。第二道河床狐貍遇到困境,車陷在河里進退兩難,墨顏高喊已經遠離的我回來下河幫忙,狐貍把車交給我后趕緊先上岸了,冰水中時間稍長身體便會失溫,腿腳麻痹之后將會非常危險。    冰雪迅速融化河面很快變寬  開闊的荒原大坑中一走幾公里,在簡單至極的戈壁地上貌絲毫感覺不到自己的移動,只有單調重復著同一個動作——手推腳移。偶遇三頭野驢一點都不怕人,離我們百米左右徘徊覓食并不遠去,驢就是驢,呵呵,大概和我們都是同類的原因,貌似頗有幾分惺惺相惜之感。體能今天又好轉過來但大腦仍一點不見清晰的四海明顯比它們還驢,長長的緩坡上頭也不回地一推幾公里也不休息一下,高原不帶這么趕路的,被落在老遠累得直喘的墨顏和我只能感慨了。    萌萌的藏野驢  蒸騰的水汽中遠處山尖漂浮在坡頂仿佛海市蜃樓一般,氣喘吁吁爬上坡第二個盆地大坑又映入眼簾,不由得感慨羌塘太特么坑爹,無數個枯燥乏味的干塘綿延不絕沒有盡頭。    空曠的高原戈壁灘  (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并保留圖片水印。)  下坡上千米寬的東東溫河再次將我們阻隔在岸邊,河面全部被冰雪覆蓋不知道深淺,藍天白云下銀裝素裹、絕美動人的外表給人的感覺卻是深不可測、危機四伏,如果像中東溫河那樣一曬即化的薄冰而又必須涉水而過的話,其難度、強度和危險程度是不可想象的,加上北方的狐貍和四海都不會游泳,我們更不敢貿然行事。電話咨詢李哥后狐貍往上游探路走了很遠也沒有找到合適的過河地點,大家茫茫然有點不知所措了。    望河興嘆  水性還可以的我琢磨了一下可能遇到的風險和應對措施,拴上安全繩后拿著工兵鏟和長棍子上冰探察,從第一步開始小心翼翼地隔一段打一個冰窟窿摸清情況后再繼續前進,四海拖著繩子隨后保護。冰層厚度在5—8厘米之間比較容易挖穿,強度還不錯鑿冰時沒有產生明顯裂痕,河水寬而不深,探到的最深處大概在半米左右,往前偵察了大概有一百米,我的結論是完全可以安全通過,大家這才放心的依次推車過河。又一道難關被踩在腳下,憂心忡忡、顧慮重重的險地變成了一次開心快樂的冰上之旅,全程記錄下了這美麗、珍貴而精彩的一刻。    和四海結組,我綁上保護繩探冰的厚度  過河后切入一段越野車壓過的砂土路,看似平坦的地面其實非常松軟,騎行根本沒有可能,只得繼續艱難地推行。兩邊成群的藏羚羊不時慌亂逃竄很快就跑得無影無蹤,上世紀末被瘋狂獵殺的慘痛記憶已經深深植根于它們的基因之中,這些高原精靈如今膽子比兔子還小。    意外看到一對藏羚羊角  一路緩坡偶有起伏,接近到頂已經8點半,暮色蒼茫的山頭零度下寒風刺骨,瘋狂的狐貍還想繼續翻坡下到遙不可見的湖邊為止,考慮到前方路徑水源不明而且天色將暗,墨顏毫不遲疑地果斷決定在行程24公里處一個冰封水塘邊扎營。狐貍的油爐又徹底堵死了無法燒水做飯,我和四海邊用糌粑拌芝麻糊解決晚餐。    夕陽下的羌塘荒原    “鳳凰云”    普若崗日冰川漸行漸遠    騎向東溫河  (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并保留圖片水印。)  2015年4月24日,晴荒野奇遇游牧民  修好油爐飯后出發已近11點,前行不遠便進入了一條如同死胡同般的山環,四處散落著巨大羊角和森森白骨透出陣陣死亡氣息,讓人感到徹骨的寒意和不安。昨晚要不是墨顏當機立斷水邊扎營的話,體虛乏力爬不上高坡的我們肯定要在這個干燥的鬼地方過夜了。    散布的白骨  踩著細沙費盡力氣才推車切上陡峭的山環,眼前連綿起伏的群山告訴我們這只不過是個小小的序曲而已。全天各種翻山越嶺,坡度特別陡不說沙還特別重,更為可悲的是累得半死爬到頂后下坡基本上都騎不動,沙地太軟阻力太大,只能郁悶的傻推到底再悶頭繼續傻爬,今天可以說是自出發以來體力消耗最大的一天。    盤羊頭骨  一路風景卻是極美的,寬廣冰湖映襯著巍峨的普若崗日冰原,藍天白云下湖光山色,看得人如癡如醉。山上山下圍湖轉了半圈,景色隨著角度和光影不斷變化十分迷人,路上甚至還三次遇到騎著摩托疾馳而過的藏民,這在荒原中無疑也是一道靚麗的風景了。留連忘返的我多拍了些照片耽誤了一點時間。    降到湖邊路餐,隨后全是大坡爬得異常辛苦,坡度一個比一個陡,沙子一處比一處松,最陡的一段坡頂遠看像堵高墻似的,越野車沖起來想必絕對刺激過癮,但苦逼推車的我根本無力直接上去,只能采用S型線路一截截龜速爬行。最后一道火山口附近的沙坡高地,周圍滿眼都是密布氣孔的黑色火山石,茫茫曠野更顯蒼涼。這時候一陣陰風襲來寒徹筋骨,突然感覺身體像被厲鬼吸空了精血一樣瞬間虛脫,衰弱得一點力氣都沒有了,眼看著隊友越行越遠,只能喘一陣氣挪上幾步,心急腿軟狼狽不堪。    無盡頭的上坡  菩薩心腸的墨顏交待狐貍和四海尋找合適地點扎營,自己一個人遠遠地回頭接應讓我感動不已!恰遇一個不遠處放牧的藏族男孩也好奇地走了過來,會一點漢語的托定不但幫我推車還邀請大家去他家做客,有房睡有茶喝有肉吃那可是我們夢寐以求的事情,喜出望外的我要玩命狂追,節奏一亂往往比大家消耗更多的精力體力。    裝備精良的牧民  朝著夕照下壯麗的雪山海子方向在沙地里苦熬了兩公里,怎么也看不到托定指向的牧屋在哪,這時迎頭駛來兩輛摩托,車上四個藏民過于興奮的表情不知怎的反而讓我隱隱不安,說不出的奇怪感覺。望穿秋水中走近才發現托定家處在一片低凹地里,除了一頂白色主帳篷、一頂小三角帳篷以及遍地的牦牛和山羊外,根本沒有期盼中溫暖的牧屋。    熱情的托定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羌塘游牧家庭,昏暗雜亂的帳篷里除了一堆墊褥、一個箱子、一盞太陽能燈外基本沒有什麼擺設,跪坐爐火旁的母親露出乳房給站在面前的幼子直接喂奶毫不避人,其他五六個頭發臟亂、滿面塵土的孩子們圓睜大眼好奇地瞅著我們。從廣袤的荒原一下擠進滿是人頭的帳篷里心理反差極大,少生孩子多養豬的念頭不停地在腦海里跳躍。    非常意外的是無人區深處的游牧民商品意識竟然很強,酥油茶接待之后就開始主動推銷羊肉,墨顏買了一塊羊排和一條羊腿。女主人用高壓鍋給燉好了羊排,酷愛孩子的墨顏愛心大爆發,拉孩子們一起分享。  (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并保留圖片水印。)    幸福地望著小朋友狼吞虎咽  一大家子圍觀下狼吞虎咽完畢的我們轉而憨坐圍觀他們,女主人另外煮好一鍋羊肉后給每個孩子發了根筒子骨,一直端坐不動的父親則拿著小刀慢慢獨享一整條羊腿,他吃飽剩下的再由母親細分給孩子們,顯示出父親在家庭中至高無上的地位。忙著照顧全家的母親啃著一點剩下的骨頭吃得極少,當真是賢妻良母、家中砥柱!正在長身體的大孩子們顯然沒有吃飽,兩個小姑娘用刀背砸了半天才敲開骨頭繼續吸食骨髓,看得我們唏噓不已。她們津津有味的樣子不禁讓我想起從前家里那個蜜糖汁里泡大的看到大肉就撅嘴的小吃貨,這個菜要切什麼形狀,那個菜應該放什麼調料……可悲可嘆的命運安排,一個個幼小的生命就是在如此極端惡劣的環境下慢慢成長起來的!    吃了個半飽不飽的我們遲遲等不來主食,只要厚著臉皮主動要了點糌粑才算解決溫飽的問題。臨近半夜12點兩個大點的男孩領著我們來到小三角帳篷休息,自己則露宿一旁,瑟瑟寒風中看著他們削弱的身影和幾張當作被褥的羊皮,真是過意不去。    一家之主    和藹的母親    藏族小帥哥    處于洼地的主帳篷    “迎接我們的車隊”    順便記錄一下我們的模樣  (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并保留圖片水印。)  2015年4月25日,晴享受溫暖險失裝備  睜眼醒來發現除了上半身還在帳篷里,下面一截子睡袋都結上霜了,好在睡眠質量相當的不錯,換個地兒就是不一樣,家窩哪有野窩香!艱難鉆出帳外看到只穿著一件薄外套的小哥倆和他們滿是冰霜沙土的羊皮地鋪,心下暗自慚愧,感覺自己就是強盜,強占了他們的溫暖的帳篷。    小哥倆的地鋪    高原長大的孩子衣著非常單薄看著就讓人不寒而栗  回到坡下的主帳,晨光中人來人往、牛羊躁動好不熱鬧,頗有幾分穿越回到了古代野戰軍營的味道。一個三四歲大的孩子正拿著石塊不停敲擊一頭公羊的腦袋往帳外趕,我們這才驚奇的發現原來羌塘里的山羊竟然是啃羊骨頭吃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啊!    旁邊牧點趕過來的小伙子和主人繼續向我們兜售300塊錢一條的羊腿和200塊錢一包的糌粑,不表示點也不合適,還價還到100又買了主人家一袋糌粑,墨顏把她的護膚霜也送給了女主人。  加熱昨晚就燉好的羊腿嚼著呢,急于遷徒的主人顧不上待客之道,招呼也沒打一個直接從正在大快朵頤的我們頭頂呼的一下掀走了帳篷,嚇得我差點沒給噎著,女主人還站一邊打手勢不停地催促我們快點結束騰出鍋子來。    早晨牧民大家庭的營地  昨晚帶我們到牧點后就一直沒再露過面的托定讓我們覺得十分蹊蹺,回想問及其他孩子托定在哪時他們茫然的表情更加感覺不對勁,一路擔心裝備可千萬別給偷了啊。走了大半段路后愕然發現沙地里出現了兩行清晰的摩托車輪印,并且非常明確地指向藏車地點,心里陣陣發涼,想到為了貪圖一夜享受而可能失去裝備的可怕后果真的是追悔莫及。  加快腳步第一個找到地方,擔心不幸變成了現實,我一眼就看出后貨架上的頂包竟然換成了標有記號的狐貍的包,頭“嗡”的一下就大了,其他人也陸續發現自己包裹全被翻動過。高度緊張地快速清點了一遍裝備,萬幸損失不大,四海丟了軍刀、口哨和風鏡,狐貍一套修車工具沒了,我只少了把小剪刀,墨顏人品依舊那么好,咧著嘴笑得很開心。看來估計是托定帶人回來干的,好在這幫倒霉孩子只摸走了些小件玩意兒,可能是我們太吝嗇了,托上帝之手把這些東西送給了他們。    慌忙中檢查裝備  出發不久發現體能仍然延續著昨天下午的糟糕狀態,非常不幸,全天都是坑爹的下坡也騎不動的沙土路,有時上坡即便坡度不大可身體依然一點力氣也使不上,只能遠遠的慢慢的跟在隊伍后面,遇到坡高點的干脆橫切繞大彎走,簡直累得吐血。    無心欣賞遠方瑰麗的雪山冰湖盛景,喘著粗氣悶頭一直推到光禿禿山谷間的洪玉泉河邊。我們來遲了些日子,此處遠離冰川,溫度明顯升高了不少,幾十米寬的冰河已經大半融化,剩下一段段千奇百怪的厚冰成了擺設無法借用過河。緩緩流淌著的渾濁河水夾帶著浮冰不時相互撞擊發出悶響,寂靜荒原里這可是除了狂風之外能夠聽到的不多見的聲音了。  (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并保留圖片水印。)    河邊沙地濕軟深重,部分狹窄的岸線只能容下雙腳行走,車輪深陷下端斜坡的細沙之中推行更加艱難。遠看他們三個放下車跑前面尋找過河點去了,我慢慢推到停車處坐下休息,結果渾身癱軟直接倒地睡著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昏沉沉中被墨顏叫醒繼續趕路,繼續苦熬了一公里后,5點半在12公里處的寬闊河道邊扎營。這里河寬水淺,岸邊留有越野車印,顯然是個過河點,準備等到明天早上水小一點再淌過去。    洪玉泉河  偌大的洪玉泉河居然是鹽堿水無法飲用,只能化冰燒水做飯。河邊找到7個越野車族留下的氣罐子,可我45克的小爐頭已經在雙湖就被強制寄回去了,急缺燃料燃具的我們氣得干瞪眼沒辦法。進羌塘十一天來終于洗了第一次腳換了雙干凈襪子,屁股坐在冰冷的岸冰上雙腳插進刺骨的河水中,毫無浪漫和樂趣可言,心里就四個字:真他媽冷。  給家里打了個電話報平安,才知道原來今天中午尼泊爾發生了8.1級大地震損失慘重,西藏因此受災,珠峰也發生雪崩造成登山者傷亡,身在藏北寬廣沙地中再大的地震也威脅不到我們,為災區百姓祈福!    可愛的藏族小男孩    害羞的小女孩    戰斗狀態的牦牛    用來做帳篷地釘的藏羚羊角    小蜥蜴    洪玉河畔集體泡腳  未完待續......  號外號外:女神領隊墨顏獲得了今年金犀牛獎年度風云人物獎提名,普大喜奔!  相關鏈接:  最后的荒原女神騎行穿越羌塘無人區(序)  女神騎行穿越羌塘無人區[1]下坡大意慘摔車  女神騎行穿越羌塘無人區[2]風雪翻越最高峰  女神騎行穿越羌塘無人區[3]裝備故障險撤退  女神騎行穿越羌塘無人區[4]踏冰涉水遇牧民  女神騎行穿越羌塘無人區[5]借宿遺失小裝備  (本系列游記圖文資料由旅行車品牌LKLM開朗提供)  責任編輯:Lnicol  (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并保留圖片水印。)  共6頁首頁上一頁456顯示全部

關鍵字標籤:www.tianlong.com.tw/categories/機車雨衣系列

主打麗星郵輪的高級郵輪旅遊,寶瓶星號,處女星號的豪華級郵輪,載您看遍港都風光,享受郵輪上的豪華設施、娛樂活動。
克羅埃西亞北海道旅遊韓國旅遊行程巴里島自由行澎湖旅遊歐洲旅遊帛琉